人物情趣和作家情趣的统一和错位

形象的感性特征由两方面的因素构成。其—是作品所撤接的对象本身的特殊感性色彩,其二是作家贯注于字里行间的情调和趣味。这二者当然在根本上是统一的,但是又包含警内在的差异.这种统一中的差异越大.形象的情趣的内涵就越深,越经得起欣赏。如果只有统
没有差异,就比较单调。例如在李准的小说《李双双小传》中,李双双说.听说公共食堂是恩格斯首先想出来的,她丈夫却觉得这样高深的知识男人应该知道得更多。喜旺出于这样的主观愿望,说,“是马克思。”当李双双表示有限度的怀疑时,喜旺却由此得到鼓舞而坚定起来:“是姓马。”这祥情趣就丰富了,不单调了。这里的情趣至少包含着三个因素的复合。第一是喜旺大男子主义的不高明,但喜旺却很得意。第二,对于这种不高明,李双双并末在意,并未引起严重的后果,喜旺对自i智慧的自信得到加强,而李双双对丈大信赖并未占了上风.因而大男子主义的坚定自信与智慧的不足产生显而易见的矛盾,这就构成了作者对喜旺的揶揄(让他出洋相)。总的说来,这种幽默的情绪,喜剧性心理,之所U动人是因为它包含着三种因素之间的差异;在喜旺是错误而盲目的自信,在汉口是正确而缺乏自信,在作者是明知是非而不给点破,感情错位了,色彩才丰富。如果让李双双和喜旺争个水落石出.弄得喜旺认了输,则作者和人物的理智上的是非、感情上的是非都统一了,便没有差别了,情趣没有内在的层次差别了.形象也就缺少感性的深度了。

2017-05-18T16:03:38+00:00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