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评价的根本差别在于教育评价以什么为本。

中国长期采用的是以政府为本,尽管改革开放以后各种思潮涌人,但中国的评价制度没有改变,尽管一些学校开展了生本教育,并尝试进行生本评价,但是这种评价缺乏制度和体制支撑。由于评价体系的缺失,学生和教育改革实践考对生本课堂操作感到迷茫,局部的改革最终依然回到期未考、学年考、高考,校方对教师的考评主要以阶段测、期末考、学年考等成绩为依据,并将教师奖金与学生的成绩挂钩,整体上无法摆脱考试为上的路子。

当教育评价以政府为本,或者以考试分数为本,必然会出现控制性、压制性、外在性的评价,学生学习的兴趣、内驱动力就可能方向不对或难以发挥,生本教学等一些试图进行的教学方法和教学模式上的变革最终必然撞上管理、评价机制的南墙。

由此产生的一个需要回答的理论问题是,究竟什么才是教育评价的根本依据,教育与评价的根是人性假定,怎么评价人和他的学业都必然与人性假定直接相关。现有考试评价制度将人假定为定型的工具而非多样变化的主体,将以人为本作为评价的基础,就需要重新界定人性,把人的天性作为评价体系设置的根本,重新调整政府与民众的关系。

2018-01-04T15:02:43+00:00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