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偏态分布与抽吸作用

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直觉感受到世界不同地区的教育是存在差别的,除了体现在文化、价值、个性等方面外,还存在质量、品质、发展水平等方面的不同。教育质量的差距还仅是中国教育外显的缺憾,管理行政化、缺乏竞争机制、缺乏创新人才的培育机制才是更深层次的问题。而且各地的教育又与当地的经济、政治、社会生活密切相关。
在过去的一两百年里,欧洲和北美先后成为世界教育的高原,非洲等地区是教育的凹地,17世纪前曾一度教育领先的中国迅速落后于欧美,整个世界形成教育高低差别显著,整体上偏态分布的格局。这一格局至今没以人为本的教育转型
有根本性的改变。最近若干年的世界大学排名即可作为参考,排在世界前100名的大学主要在美国和欧洲。根据2011年的《泰晤士报》的全球大学 排行榜,世界徘名前500的大学中美国有103所,英同有;2所,德同有42所,澳大利亚有21所,加拿大有21所,作为人口大国竞争更加激烈的中国(含香港、澳门、台湾地区)仅有12所。
偏态分布不仅是世界范围内的格局,而且由于1998年启动,2001年政府从节省财政教育经费开支出发,以“优化农村教育资源”名义而进行了十年全国农村中小学布局调整的“撤点并校”,从1997年到2010年的14年间,全国减少小学371470所,其中农村小学减少302099所,占全国小学总减少量的81.3%。于是使得这种偏态分布在中国进一步恶化。

2017-11-07T14:49:13+00:00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