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送招生简章的性质

《合同法》第15条将寄送的价目表一律规定为要约邀请,不能构成要约,而对商业广告却规定了在特定条件下可以构成要约。这种立法与现实生活中的一些特殊情况不相符。寄送写明收费项目与标准的招生简章和广告,性质和寄送的价目表一样,通常属于广告。既然广告的内容符合要约构成要件的,可以构成要约。故寄送写明收费项目与标准的招生简章的内容符合要约构成要件的,同样构成要约。
向个特定的多数人寄送写明收费项目与标准的招生简章,其目的与商业广告一样,是希望所指向的对象购买教育服务产品。在一般情况下,写明收费项目与标准的招生简章虽然是具备了当事人和标的两个必备条款,也保证招生名额足够,具备数量条款,但缺乏愿意接受承诺后果的意思表示,只能作为要约邀请认定。但是,如果教育机构向不特定的相对人寄送写明收费项目与标准的招生简章,明砚以订立教育合同为直接目的,具备当事人、标的和数量等主要条款,明确表明愿意受相对人承诺的拘束,或者从招生简章的内容中可以确定它具有接受承诺后果拘束的意图,例如,招生简章除列明教育项目名称、内容、数量外,还明确作出“本招生简章构成要约”的意思表示,或包含“常年招生,随到随学”、“款到录取”等内容,这时就不应受“要约必须是向特定的相对人发出”的限制,而应认为该招生简章是要约。

2017-05-27T15:31:06+00:00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