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主义评价观体现存政府规定全内统一的考试大纲,并以政府文件下发。

年试标淮难度统一,基本利夺了师生和学校在高考招生中的建议权和选择权,以及专业发挥的空间,学校和学生权力不能充分保障,也就难以真正自主发展,造成高考以下的所有学段仅仅追求考试分数,罔顾人的个性、特点和有效发展,违背以人为本的基本原则。政府机构统一招生,而非学校或专业的第十方机构进行考试、学校依据自身的专业发展状况自主录取,录取工作由政府(招生办)统一进行,基本剥夺了学生和高校的自主选择权,造成招生过程中责、权、利分离,相互损耗。政府在其中的主要功能是管控而非评价,政府也无法具有评价的专业能力,由此形成的各方面关系是教学和学校的各方面工作为考试服务,而非考试评价为人的成长发展服务;考试及参与教学和考试的各方都受到一种似乎万能的权力支配,评价者与评价对象的关系完全颠倒,从而阻止了学生学习与各自天性和需求一致的内容,阻断了一代代学生成为与其天赋相称的人才。

以单一的标准(考试分数)评价学生,拒绝多元自主的评价,其结果是学生臣服在考试面前、有求于录取机关,是被挑选者,而非自主展示、自主选择的主体,催生了强烈的应试行为,消耗着一代代人宝贵的青春时光。

2018-01-04T15:11:44+00:00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