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自由论

现代西方马克思主义的重要人物埃里希.弗罗姆(Erich Fromm,1900-1980)对人的自由发展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和充分的论述,提出了逃避自由的理论。

弗罗姆明确指出,“自由是人的存在的特征。”但人的自由并非一种哲学本体的规定,而是人在生物和文化双重意义上的存在与发展标志,它的意义“取决于人们把白身作为一个独立和分离的存在物加以认识和理解的程度”。在史前状态,人与自然浑然一体,无所谓人的存在.也无所谓人的历史。只有当人从自然界同一的状态中脱离出来,认识到自己是一个与周围的自然界和他人有别的整体之时,才有人类的社会史,才有人日渐从其原始状态中脱颖而出的“个体化”过程。人的个体化过程有两种历史意义:一是文化学上人类历史的意义,即表示人类整体与自然之原始关联的破裂,从而开始形成人类自身的发展史二是生物学上个体生命史的意义,即个人与母体自然联系的中断,从而形成了他的诞生和生长的生命历程。

人的个体化过程揭示了人类历史和个人生命史的意义本源,同时也产生了双重的历史后果:一方面是人独立存在的确立和自我力量的增长;另一方面是人的孤独感的产生。弗罗姆写道:“一方面,儿童在身体、情感以及精神上日益强壮,在所有这些方面,强度和活力都增加了。同时,这些方面变得越来越协调,由个人的意志和理性指导的一种组织的结构发展起来了。

2016-12-19T14:57:20+00:00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