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学高于教育科学

科学不足以诠释教育学;或者说,科学不足以概括教育学的学科性质。从第二节教育学的历史回顾中,可以得出结论,最初的“教育学”,并不是科学,它属于哲学:它还没有从哲学中独立出来。而此时的哲学,就其包含的内容而言,实乃人类知识之总汇。
近代科学的诞生,标志人类思维发展进入知性分折阶段。在这个阶段,人们要求掌握世界的各个局部,要求把握认识过程的细节。这样,传统哲学的庞大体系,被分解为各种专门知识领域。教育学也必然从哲学母体分离出来,而取得独立的形态。教育学界公认,夸美纽斯的《大教学论》是独立形态教育学诞生的标志。教育学虽从学科上独立了,但是其思想方法却难以一下子按说哲学思辨的影响。因此,近代数育学的发展,始终在哲学与科学这两条道路上摇摆。这种左右为难的情况,在赫尔巴特的教育思想中表现得尤为明显。长期以来,人们只是强调赫尔巴特的《普通教育学》标志科学教育学的产生,因为他主张将教育学建立在心理学的基础之上。其实,这只是他的一个方面。赫尔巴特认为教育学有两个基础,除了心理学之外,还有(道德)哲学。前者用以确定方法,后者用以确定目的。总之,在19世纪,“教育学”(Pedagogy)意指两个方面:一是从哲学和历史的角度对教育的最终目的进行思考:二是与教学艺术相关的大量实际知识。但是,由于实证主义日益强大的影响,教育学逐渐偏离哲学的轨道,而在科学的单轨上行进。

2017-11-07T14:47:08+00:00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