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控式的教育评价

如果说管控有利于社会稳定,那么知识人成为自由流动的资源则更有利于增强社会进步的动力。与科举废除同年成立的同盟会就是一个革命“游士”的大同盟,便是推动此后中国社会进步的一股强大动力。对于政府、社会、被评价者祷方面共赢的选择是保持有序自由流动,而非用集中单一的方式对所有人实行管控。

管控者往往不会直接拿管控当作维持这种落后的评价体系的理由,而是用最容易为非专业的民众难以理解其中奥妙而又渴求的公平作为理由。 公平在中国受儒家传统“不患寡而患不均”思想的影响而常被简单化、形式化。如果为了公平就用一刀切的教育评价历制不同类型的人才发展途径,那就违背了人性,只能获得形式上的大家一起死的公平,不能达到每个人依据自己的天性充分自主地活下去的公平。建立在压制人的天性发展路径和积极性的基础上的公平实际上比所有人付出的机会成本高得不可想象,大大压低了整个社会的人本值。这种人才浪费的机会成本高得很难估量,导致人口大国的人力资源远比以色列等人口小国弱小。

管控式的教育评价使学生长期处在考试的竞争压力下,自然不可能有长远的自我成长计划,而只能把心思集中在将会决定一生道路的一次次考试上,每个学生所能得到的公平是眼前利益,从幼儿园开始到大学的学习卡位战和争夺战,其实质是对有限的高品质教育资源的争夺,对短期利益争夺会导致对人生长远发展目标的放弃,这就是那些考高分的人常常职业生涯中难合成就的重要原因之一。

2018-01-04T15:15:24+00:00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