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控总是有边界和时限的。

在现代社会,对社会所有成员都需要参与的教育评价的管控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它一面伤害的是被管控者,另一面伤害的是管控者。时下迅速增多的低龄留学就是其中的一个表征,当管控者意识到自己确实无力管控,或管控的成本大大高过管控者可支付能力,管控对于管控者也是弊大于利的时候,实质性的改变才会发生。

当然,仅仅由政府来进行这样的改革就必然进入自己给自己做手术的困境。变革的先决条件有:一是进一步解放思想,转变人性假定的工具定位:二是加快政府管理体制变革,简政放权,让专业组织生长发育,井逐渐让专业权力回归专业组织;于是加强法治,由全国人大尽快颁布考试招生法,规范各方在考试招生过程中的责权边界。变革的现实路径必须先从政府管理体制改革着手改变这一制度的管理系统,然后逐渐完善专业程序,提高专业水平;如不改变整个系统,改革就只会成为一场无效的折腾。

2013年11月15日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大方向:“探索招生和考试相对分离、学生考试多次选择、学校依法自主招生、专业机构组织实施、政府宏观管理、社会参与监督的运行机制,从根本上解决一考定终身的弊端。”

2018-01-04T15:16:38+00:00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