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招生制度越来越成为理智的民众避而远之的对象

对于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学校,高考招生成为“指挥棒”,政府完全控制的课程和高考招生既不事业,又难以满足学生和高校自主发展的要求。学生和整个教学围着高考指挥棒转,课程也如此,考的就教就学,不考的就不教不学;高考和课程都不是由着人的成长发展的真实需要转。在一定程度上成为遏制人才正常成长发展的巨型桎梏。由此产生的后果是,这种高考招生制度越来越成为理智的民众避而远之的对象,一方面民众开始用脚投票,选得远走他国,而SAT[Scholastic Assessmet Test,由美国大学委员会(College B oard)主办的学术能力评估测试]以其灵活的高考方式“不但每年都举办多场考试,而且每场考试都向全世界学子外放。这无疑给外国学生考入美国名校提供了巨大的便利“,从而出l现SAT与中国高考争夺优秀生源的格局。另一方面年生选择弃考,在高考中不报名,报了名不考试、接到录取通知不上学的人数连年增加。这种于国于民都不利的考试招生制度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中国及东亚国家的大学入学考试和这一地区长期实行的科举有撇不清的关联,政府将它当作工具使用,民众有广泛深沉的情节,从而形成控制与被控制的持久耦合。由于古代社会对创造力没有那么大的需求,进入科举筛选范围的是较少的社会成员,作为一种选官制度尚有其价值,以较小的成本完成了社会管理者的选拔,且完成了一个以智力取代门阀的准绳确立,发展到后期也成为绞杀人才的机器。但是,随着考试功能的分化,现今已设立了专门的国家公务员考试,还使用这种单一的明显带有控制性的方式对所有学生进行评价,则阻碍了专业评价发展的进程,也严重阻碍了所有人的正常成长发展。

2018-01-04T15:12:15+00:00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