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生的择校问题

在偏远的乡村,村民要为子女上学路途遥远发愁,偏远乡村适龄儿童辍学率增高,产生2000多万义务教育阶段的留守儿童,一方面难以享受充分的亲倩,另一方面又拖累爷爷奶奶,需要他们隔代照管,甚至需要他们到乡镇或县城租房居住以便辅助孩子上学。
从小县城到大都市的择校更让人们的生活苦不堪言。在2014年北京实行严格就近入学新政之后,各地房价出现环比下降态势的大背景下,在北京、广州等地仍然出现有人花135万元买个4.4平方米根本不能住的房子,只为给上学买个进门证。即便如此,仍一“坑”难求“。学区房逆势上涨,甚至供不应求,是由于家长意识到购买学区房成了择校的“最后通道”。有的业主买完房子,孩子报完名马上就出卖。从“递条子”“送果子”转化为“拼房子”,从“拼爹”“拼孩”到“拼房”,显示出教育资源偏态分布状态下民众的无奈。说明教育资源分配失衡的问题一朝得不到解决,百姓生活就不得安宁。
这种教育状况牵扯到成人的工作和生活,不少父母要当孩子的陪读,为孩子辅导功课,“孟母三迁”式地改变居住地,由此影响到父母的职业生涯,影响到整个社会的秩序,影响到日常的交通和心情,影响到人生定位。众多正处年富力强的中年父母为孩子做出牺牲的同时,放弃了为社会做更多更好的专业工作的期待与可能。

2017-11-07T15:06:12+00:00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