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据个人的天性和潜能真正培养多样性杰出人才

面又难以有效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符合人才成长发展规律,增进入民福祉;同时与进一步简政放权、切实转变政府职能、建设法治政府和服务型政府、推动公办事业单位与主管部门理顺关系和去行政化的基本精神相违背。

完全内政府主导和实施的现行教育评价体制中政府多重角色集于一身,牢牢把控了高考招生的内存、标准、选择权力,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全程由行政为主,专业力量仅局限在有限范围内辅助,专业性不强,只能依据单一的分数对个性和能力差异巨大的学生进行非专业的判定,导致不同地区间公平矛盾日益突出;计划体制较少顾及学校和学生的需求,也不考虑区域人口和入学比率的变化,是一种过于简单的非专业教育评价。比如将各科之间没有等值性的分数简单相加,并以这个总分作为录取依据,将不同区域、不同学校的学生分数进行简单比较,完全不考虑考生在何种条件下取得这一考分。它的录取是一种过于集中的强制性录取,学生意愿和高校录取一向都被严格局限在105%人数的分数段范围内,难以较好满足考生与学校的需求,贻误了学生的终身成长发展;它比较方便政府依据统一标准快速选拔适合某一条件的人,却很难满足社会对人才的多样性需求,依据个人的天性和潜能真正培养多样性杰出人才。

2018-01-04T15:19:23+00:00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