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自由论在现代社会的主要理论表现是存在主义。对人的绝对自由论述得最为系统、影响也最大的当推法国著名的思想家和社会活动家,存在主义的主要代表人物让—保尔.萨特(Jean-Paul Sanre,1905-1980)。巴雷特说:“萨特最著名和最有积极意义的学说是他对自由的见解。这是一个对公众心灵感召最大的学说.因为它向人们展示了自由的毫无约束的景观。作为人,我们的自由是完全的、绝对的。没有任何事物能在任何时刻阻止我们做任何数量的鲁莽的和危险的事情。”在萨特看来,自由问题是特属于人类的根本性问题,或者干脆说,自由问题就是人的问题。了解自由的关键与了解人的存在本身一样,必须排除任何形式的预先决定,从“无”出发。“无”是人的本质,也即是自由的本质。对自由的彻底理解只能从非决定论开始,这就要求我们首先必须撤除一切决定论的思想藩篱。

萨特认为,所有形式的决定论都依据一个共同的假设,即在人的存在或行动背后,必有一种先定的或普遍的确定本质。这种假设的哲学表达就是本质先于存在。与之相对,萨特鲜明地指出,他的存在主义的“第一原理”则是“存在先于本质”。那么,“存在先于本质”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萨特认为,人之初,是在一个特别的时间、特别的地点来到世界上的,是作为一个单纯的主观性而存在的,没有什么本质。人的本质是后来靠他自己的意志进行白内选择和造就的结果。